Monday, 25 April 2016

《花牌情緣》。簡介與第一卷(含漫畫雷)

和這部漫畫真的是相逢恨晚。
如果把它當成一般少女漫畫來看待就太可惜了!
很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麽一部好作品。

超簡潔介紹:

ちはやふる,中譯《花牌情緣》;英譯:Chihayafuru。末次由紀連載中的漫畫(進度165話)。已製作成兩季的動畫。據説最近也製作了真人電影版。千萬別被中譯的名稱騙了。這部作品絕對是披著少女漫畫的熱血少年漫畫。故事主軸圍繞著花牌與衆多角色的成長,内容沒有過多煩人的技術名詞解釋,有血有淚有汗,有友情愛情親情師生情。花牌(或歌牌)中的和歌也是作品的另一個主要看點。如果你對浪漫典雅的古詩有那麽一點興趣,如果你向往人與人之間的牽絆,如果你願意跟著主角一起青春熱血一回。真心推薦你……….《花牌情緣》。

左:綿古新
中:綾瀨千早
右:真島太一




(漫畫雷禁區)




第一卷

漫畫的開端始于女王爭霸戰(估計也將會是漫畫的結尾)。由女主綾瀨千早的視角回憶起六年前的事。

「六年前,東京——當時的我,還不懂什麽是熱情。」


擁有成爲花牌名人夢想,即使是打工(派報紙)也不忘善用身邊的事物鍛煉自己(記憶能力,兩百戶可以弱弱地說聲好變態嗎?),這樣的男孩——綿谷新。
在當時還不瞭解何爲夢想,單純地以姐姐成爲世界第一名模爲自己夢想,懵懵懂懂付出努力(清晨雨中等報紙你敢説你有這毅力?),這樣的女孩——綾瀨千早。

在寒風落雨中,這算是女主與男主的初遇。雖然這段初遇比起其他時候的相遇衝擊來得小,但個人認爲這一幕的用意就是分別在兩人心中留下了些印象。好吧,新對於千早的印象反而比較深。反正就是,雙方對對方產生了好奇心。

在千早認出新是派報童之前,性格使然,她就事論事地指出同學對待新的行爲是不對的。但是千早的言論在他人眼中有袒護新這個外來者的成分。最先這麽覺得的,是本漫畫不可缺的另一男主——真島太一。
真島太一在漫畫中的初出場其實是不太討喜的。在同班同學中享有孩子王般的地位,他說什麽同學們都會站在他那邊,因爲他在別人眼裏是完美的。
家世腦袋樣貌皆全,他的驕縱實在太情有可原。他的驕傲怎麽允許一個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的新比他厲害呢?所以當千早站在新的那一邊時他接受不了,威脅說要連千早也一起排擠。

多虧了(?)太一把兩人推倒,千早來到了新在東京的家。


「不是自己的事,就不算是夢想。不可以把夢想加在別人身上。那樣你姐姐太可憐了。」新如此說。
「那麽綿谷同學有什麽夢想嗎?。你有自己的夢想嗎?」千早惱羞道。

        


然後就是最爲經典的新vs千早的首戰。
在這裏讓我比較在意的是,其實千早是知道花牌的玩法的。基本規則她都懂,但當時她和大多數人一樣 反正是花牌就衹是這樣,一個輕鬆的游戲,不過如此的紙牌。

所以當她看到新如此認真對待的時候,她震驚了。從來不知道花牌是這樣的游戲。

她不甘心了,然後她從新那裏搶到了第一張牌。

「河中水湍急,擊石分兩道」(上句)
今雖暫別離 終將喜相」(下句)

直到目前爲止(本人進度漫畫164話連載中;動畫第二季完結),我始終覺得這首和歌說的是新和千早。事先聲明,我先看完漫畫再看動畫,已經先入爲主地比較傾向于新和千早這一對。當然,不排除之後會因漫畫(164話以後)的走向有變而改變想法。衹要作者能把前呼後應做好就成。還有就是現在開始寫感想文,一頁一頁地翻看漫畫揣測聖意(作者末次由紀),誰知道會不會有新的見解產生呢?



第一場對決結束,新告訴千早他的夢想...成爲日本第一,也就是世界第一的花牌名人。也指出日後成爲【千早本名牌】的花牌。

         
天哪!你確定你衹有小六嗎?撩妹技能滿點啊!(抱歉激動了)這就是所謂花牌的浪漫呢!新攻略千早+1

       
果不其然,在太一的影響下,千早和太一都被排擠了。千早完全不在意,反而要太一解除大家對新的排擠。再加上見識過新的花牌實力,心直口快又坦率的千早也不怕地爲新説話。(哎呀女主好帥)而新也自信地回應,「一張都不會讓別人搶到的。」(咳,有實力的孩子就是不同)

      
比賽進行中,大家才發現原來新的花牌實力不是一般的強。看了比分,太一擔心自己或許會輸給新,耍小手段拿汽水噴新再偷走他的眼鏡。

沒了眼鏡的新簡直跟盲了沒兩樣。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把花牌的位置全數記下,即使看不見還是可以準確的取牌。


太一再次偷偷換了花牌的位置,扭轉局勢。可以理解爲甚麽說太一在漫畫的出場不討喜了吧?但在他的成長背景下,他會這麽做也不難理解。在小六的年紀,他背負起的期待,背後付出的努力,誇下的海口不是毫無根據而是因爲真的認可自己是有絕對的實力的。他又怎麽料得到這個所謂的外人實力在他之上呢?就別對他太苛刻了。


這對於新來説又是什麽呢?一心衹想交到新朋友,可以一起玩最喜歡的花牌。結果卻遭到這種對待。不甘的眼淚,轉學生的辛酸,姐姐我懂。

然後,女主救星般地出現。新下場觀戰,也再次發現到千早天生懂得怎麽玩競技花牌。


千早第一次明白了新眼中的世界,所謂的...花牌的眼神。


千早贏了和太一的第一場比賽,她說和太一比賽很有趣。還説如果新是對手就 不會這樣了。(重看之後:這一段有點讓我介意。暫且認爲千早的意思是新太强,跟他的比賽會一面倒而不有趣?)

接著說因爲新會成爲“名人”。

結果新就說了這麽一句話,震撼了千早的小心靈。

「那麽綾瀨同學就是女王了」

就是這句話讓千早想成爲女王,成爲日本/世界第一。這時的千早應該是單純地想成爲日本/世界第一的花牌女王,進而受到認可吧!


好不容易,生平第一次得到的獎狀卻被看輕。千早怎麽可能不難過,對太一說沒有人會誇獎這一份才能。所以當太一說新很詭異(一個人盯著拍著空無一物的地板不詭異?)而新衹是堅定地點頭,她忍不住幫助新找回眼鏡,想讓他盡情地玩花牌。她知道如果是新,他一定可以認同并誇獎擁有玩花牌才能的人


(而且新也對千早說過「我認爲綾瀨同學有玩花牌的才能。」


太一在千早離開以後把眼鏡還給新。拜托新保密,他害怕被千早討厭。


新對太一的評價是 “卑鄙”。我覺得這裏的意思是太一是個會爲了達到目的而盡一切努力的人。也因此新發現了太一對千早的好感。

新自己也理解太一的心境(也知曉太一媽媽對太一的要求),畢竟千早是個這麽直率又惹人喜歡的女孩。新同樣也被千早吸引。



三個人一起進入白波花牌會,千早深切領悟到花牌并不是用來打發時間或像是紙牌一樣的游戲。

「這是運動!」

面對小耗的挑釁,千早和新直接自信滿滿地下戰帖。太一此時不理解他們,何必那麽激動呢?

我可以理解太一的心情。在太一媽媽的教育下,太一是個不去打贏不了/沒把握的仗。如果真的要比,就必須贏。所以他絕對會付出最大的努力,讓自己獲得對應回報。新明明一個人措措有餘,卻說要跟他們一起組隊。可是太一知道自己的實力比不上新,并不認爲自己被信任/期待,很不理解千早爲什麽明知實力差距卻那麽不甘心那麽拼命。



但其實就如原田老師說的,新是信任太一的。被新稱贊和肯定,太一應該是欣喜的吧。之後才會說即使有補習也要盡可能地來白波會玩花牌。


第一次用花牌的方式搶到花牌讓千早覺得玩花牌好痛快。之前也提過,千早想擁有一項不會輸給任何人的才能。在新的提點下明白不是自己的事就不是夢想,她終于有了“自己”想做的事。

在這裏真的必須稱贊新。他真的很懂得玩花牌,也有謀略,衹不過和千早太一各交手過一次(還有千早vs太一時的觀戰)就懂得怎麽善用他們的强項來制定作戰。不過這小子覺得自己該不會是「一字決」輸給千早,小宇宙就直接燃了。哈哈
我承認個人真的很喜歡綿古新這個角色,免不了有很多主觀的看法(主要是犯花癡居多)。


小兩口這樣好嗎?不是綿谷同學,而是他的名字 ...“新”......(雖然立刻被太一用雪球打斷)


好喜歡雪地里的承諾啊!


事與願違,新和太一都說沒辦法永遠一起玩花牌。明明説好一起參賽,永遠一起玩花牌的不是嗎?好不容易找到一樣想認真努力的事,同伴卻都要離開身邊了。千早的失落可想而知。


好在有原田老師的開導加上新和太一合力製作的隊服,千早之後還是參賽了。

補回之前沒注意到的。太一真的很卑鄙。沒有貶義的意思。他懂得怎麽分析情況,采取最佳途徑來獲勝。不能讓實力最強的新輸掉,果斷地讓或許來不了的千早對上擁有全國第二實力的肉包同學,讓自己對上理論上相對來說應該會比肉包同學實力弱的對手。

千早憑著超强的聽力,終于從肉包同學那裏奪下一張牌。

唉,看這三小無猜的。多好啊!


<待續>


《花牌情緣》。第2卷感想(含漫畫雷)
《花牌情緣》。第3卷感想(含漫畫雷)
《花牌情緣》。第4卷劇情感想(含漫畫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