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April 2016

《花牌情緣》。第二卷感想(含漫畫雷)

這篇會重點提及《花牌情緣》(英譯:Chihayafuru)中漫畫第二卷的劇情。
還沒看過漫畫/動漫的同學,小心有雷哦!

錯過第一卷漫畫簡介和感想的同學,請按鏈接。




前情提要(?)千早、新、太一三人參加團體賽。

 
        
雖然一開始掌握比賽的走向,團體比賽最終還是輸了。畢竟千早和太一還是菜鳥嘛。


             
三個人將各奔東西,下一次再在一起玩花牌會是什麽時候呢?他們不懂。


新:「爲什麽要哭呢?我玩得很開心啊….

之前忘了提起,新的花牌是爺爺一手調教的。身爲花牌永世名人的爺爺在新的心中分量可想而知。爺爺病倒,所以新必須從東京搬回福井。聰明又努力的太一則考上了開明成中學,一個需要通勤一小時半的名校,同樣也離開了千早。


小學畢業典禮后,新獨自回家整理,準備回福井。千早帶著太一來找他,要和新認真地比一場。這裏又可以看出太一的個性,不打沒把握的仗。


可憐的小白千早,硬是挑戰花牌界的大神。等級的差距是巨大的。姐姐佩服你的勇氣毅力,真的。


同一個地點,同樣的自信,同樣的認真。千早從新身上懂得的并非花牌,而是懂得了新的熱情,被他的這份熱情所吸引。(個人理解:這和第一卷時六年后的千早說自己在當時不懂什麽是熱情有前呼後應的作用)


千早意識到以後說自己在認識新之後,也變得最喜歡花牌了(恭喜姐姐千歲退居第二)


新聽了回憶起自己來到東京以後,認識千早太一,三個人一起玩花牌的點滴。


萬惡般的千早本命牌再次出現。


看著一向冷靜淡然的新,哭成這副德性。千早太一加上我表示願意陪哭。



再次許下承諾,衹要一直持續地玩花牌,總有一天一定會再見面的。承諾總是容易,實現它才是最難的不是嗎?未來的事,誰能預知呢?


小學篇到這裏告一個段落。時間推進到小學畢業的三年后。千早、新和太一,那年,他們高一。


長大了的千早好漂亮!但是“百搭美女” =綾瀨千早。糟糕的穿著品味,沒有自己身爲美女自覺的舉動,就這樣大字型地躺在草地上,腦子里除了花牌就是(咳!新!咳咳!)
千早想要在瑞澤高中建立花牌社,她想要擁有同伴。在初中時衹有她一個人玩花牌。就連加入初中的田徑社都是爲了花牌。說她是爲了花牌而活著也不爲過。

        
空無一人的榻榻米上,衹有自己和花牌。是什麽信念讓千早堅持了沒有同伴的三年呢?家人對於她花牌上的成就也挺敷衍的,相較于更看重身爲模特的姐姐。


       
千早聽著百人一首CD, 「未有知心友,至今仍尋覓」(上句)「昔日高砂松,亦爲吾故友」(下句)。長大了的太一出場。


千早見到太一的情緒是激動而驚訝的。比較像是沒料到太一會出現而覺得驚喜。


貼這圖以示公正,盡所能客觀。千早反復叫著太一的名字,快樂嬌羞。(握拳忍耐ing,對不起太一,姐姐不是不喜歡你,衹不過新是真愛啊)

在車站時,兩人的對話中理解到新已經沒有聯絡他們兩人了,沒有賀年卡,去年的全國大會新也沒有參加。

發現太一有女朋友,千早的反應讓太一以爲千早的失落是因爲他,連忙解釋。
千早反而聯想到該不會新也是因爲找到比花牌更重要的事物而失聯缺賽。嗯,太一被虐的第一炮打響了。

對於此時的太一來說,花牌衹是興趣。沒必要把時間精力浪費在花牌上。也勸千早放棄花牌。


不愧是千早,又下了個賭注。但是相較于小學時的豪語(新的花牌絕對比所有人強),她這次有底氣這麽說,證明她也擁有了可以這麽說的實力了不是嗎?

        
被太一激到的千早想告訴別人。想要撥電話給新卻不敢,再次想起了【未有知心友】這首和歌。


太一放心不下千早來觀賽,碰上原田老師。原田老師得知千早太一兩人同高中,叫他回到白波花牌會。太一拒絕。原田老師說他這樣是當不上名人的,可是其實太一并沒有想要成爲花牌名人。他自認再怎麽樣都比不上新。都説了,太一絕對不打沒把握的仗嘛!


千早加入田徑社,千早的許多選擇,都與花牌相關。一切的一切都是爲了花牌。對她來説,除了花牌,她沒有其它能做的事。


很喜歡原田老師對太一說的話的回應。
「就算賭上全部的青春也不可能變強?...等你賭上了之後再説吧!」



已經突破三局的千早,看著手機,想到的人是誰呢?不言而喻吧!



決賽局。看著【千早牌】千早又想起他們三人一起奮戰的日子。


比賽中,千早將【千早牌】送給敵陣。擅長攻擊花牌的千早,有著絕對可以搶回這張牌的自信,那張牌同時也承載著三人的回憶。
終于,千早靠著本命【千早牌】贏了,升上A級(好可怕啊吸引力法則嗎?)。



千早太一的skinship還真是多啊…(咬手帕ing的新)


幸好(?)千早此刻想著她升上A級了,她可以主動聯絡新了。我在想她潛意識里是不是覺得如果自己不夠強就沒有資格面對新呢?
新接起電話,千早噼里啪啦地説了一堆。畢竟,想要告訴新的事好多...太多了。也問起新變得多强了。


結果,長大了的新以一個冰冷黑暗的背影出場。説著讓人寒心的話。


千早決心要去福井一趟。那是夢想成爲花牌名人的新啊!不玩花牌了?開什麽玩笑?!(抱歉激動了)


在太一的陪同下,千早去了福井。在途中太一問千早,去了又怎樣?新不過是對其他事物感興趣了,這不是很普通的嗎?這也是太一的心境吧!
千早雖然擔心,但我覺得她始終信任新對花牌的熱情。一定是發生了什麽事,新才會這麽說。她一定要去找新。現在不見面的話,以後就再也見不到了。


看著連景色都無心欣賞,暗自傷神的千早,太一看不小去。脫口問千早有沒有喜歡的人。千早和原田老師的神回復真是醉了。
       
太一糾正千早說她這種不是戀愛。戀愛是即使跟那個人在一起,也不覺得快樂。


下一幕的獨白就曝露了太一對于千早的想法。我想太一這裏說的“在一起指的應該是物理性的存在(physical presence)而不是交往的那種在一起。直接代入這個畫面的話,就是太一明明陪伴在千早身邊他卻焦躁不安(不快樂),可是他仍舊想待在千早身邊。


來到新的家門前,兩人互相推托。太一面對新會緊張,也記起新對他的評價。是單純的曾經被這麽說而覺得尷尬嗎?還是因爲此刻的太一比新早回到千早身邊,比起在福井的新,太一離千早更爲接近,更有機會...所以自己又“卑鄙”了呢?

得知新不在家,千早急著要沖去新打工的書店找他。太一點破即使千早到了門口也不敢進去。千早冷靜下來,自問道。
太一說他都可以,直接回家也行。



經典畫面來了。太一就差那麽一點就牽到千早的手了。可是這時騎著腳車的新和他們擦身而過。
千早手刀衝刺,從後面把新連人帶車地扯住滾下坡。(好孩子不要學)



終于,見到你了。



一個擦身而過,一個眼神,一個人練習花牌,一個人聽著百人一首和歌。而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這麽久以來,千早是靠著什麽堅持下來的?必須承認,我第一次看漫畫看到這裏時,眼眶濕濕的。也許本身的經歷有些相似,代入了個人的情緒。如果不是喜歡一個人,你不會在做任何事的時候都想著他,做著和他相關的事物。尤其是你們之間隔著距離的時候,你會想從身邊的人事物找尋你們兩人之間的聯係。更好的說法,牽絆。我想去相信,千早和新的牽絆是花牌。如果沒有兩人對花牌的熱情,千早和新之間不會有戀情的發生。雖然不太想做比較,但至少來到第二卷,千早對新和太一的態度是有差別的。至於這種差別到底哪一個是戀情,哪一個是友情,大家自己衡量吧!

                     
三人在新的家。千早想把自己寫的信交個新。還說想三個人一起玩花牌。不管不顧地拿出花牌自説自話。




這幾年一個人玩花牌的辛酸,她相信新和她是一樣的。新可以理解她所經歷的一切。



結果,新一脚踢了花牌,說自己再也不玩花牌了。此時千早終于注意到新的爺爺的遺照,想起他爺爺對新是那麽重要的存在。


千早一直都沒有夢想沒有優點。直到遇見新。「可是新説過靠花牌在日本拿到第一,就是世界第一。如果我這種人也能成爲世界第一的話我想試試看


原來,新的爺爺在新參加升上A級的大會時病發過世,獨自死去。
對於新來説,爺爺是像花牌的神明一樣的存在。在最該陪在爺爺身邊的時候,新卻不在。他怎麽可能不自責?怎可能沒有罪惡感?

千早寫給新的信
我認爲新就像是花牌的神明一樣。越是見不到面,就越覺得你變得像神明一樣。新!偶爾見見面,一起玩花牌吧!我希望你不是神明而是朋友。



哭泣中的千早在新幹綫里聽到追著他們的新在喊他們。



新:「我不希望你們來。不希望你們看到這樣的我!可是我一直好想見到你們!



千早松了口氣吧!新并沒有討厭花牌。相信新總有一天回回來的。


太一決定和千早一起組成花牌社,一起變强,成爲最强的花牌社,等新回來。


大江奏出場了!

真心喜歡小奏啊!在遇到小奏以前,花牌對於千早來説衹是速度和聲音,和歌的含義什麽的不重要,唯一喜歡的衹有【千早神代時】,但她的喜歡大概僅止于那是她的名字的牌吧,知道的含義也衹是表面而已。

透過小奏她才領略這首和歌其實是熱情的戀歌。


而【千早神代時】是【神】的振詞,表示“聲勢驚人”。關於和歌的含義和與人物的關聯我會另外整理成另一篇。這裏重點討論劇情。



在小奏的幫助下,千早進步了。(不負責任的説法。)學會用和歌的意義聯係花牌,而不衹是聲音。



捕獲野生肉包同學一名!



第二卷的結尾大家各自意會就好。

<待續>

《花牌情緣》。簡介與第1卷(含漫畫雷)
《花牌情緣》。第3卷感想(含漫畫雷)
《花牌情緣》。第4卷劇情感想(含漫畫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